cn(03) 9590 6808
·
[email protected]
·
Mon - Fri 9.00am - 5.30pm
GET IN TOUCH

简要

据SBS新闻近日报道,由于新冠确诊人数遭遇一波强势反弹,维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在上周日宣布,将对返回澳洲的旅客在隔离期间进行强制的COVID-19病毒检测。且对被隔离者强制检测的次数为两次,分别在14天隔离期中的第3天和第11天进行。如果旅客拒绝配合相关的检测工作,将会被要求在原本14天强制隔离期限的基础上再增加10天以把新冠病毒的风险降到最低。原因是目前仍有约三分之一的相关人群拒绝进行检测。报道称维州有超过1万人拒绝接受病毒测试。维州卫生部长米卡科斯称,当局正在调查人们拒绝接受测试的原因,包括一些阴谋的指证。

估计大家都很惊讶吧,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拒绝检测呢?

其实类似的问题在澳洲自创的新冠信息共享软件 COVIDSafe刚刚出台的时候就引起过一阵热议。大家发现即使在这个非常时刻,很多人还是会把 人隐私置于 社会健康安全 之上。

据悉拒绝检测的人可能是出于个人理念或是宗教信仰的原因,然而从法律角度而言,我们认为这个问题可以从 三个主要 的方向进行讨论:

  • 宪法中关于人权部分的内容是否赋予强制合法性;

  • 侵权法中是否有相关的法律依据 ; 

  • 其他法律

宪法

虽然澳大利亚的宪法中没有明确写出公民享有行动的自由。不过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第12条 (以下简称公约),公民享有行动和选择居住场所的自由Liberty of movement and freedom to choose residence。

虽然该条例没有明确定义所谓的 “行动” 具体涵盖了哪些行为,但广义而言,这一项权利可以理解成包括所有一般意义上的人类行为,例如日常的衣食住行。同时,这也应该囊括“拒绝进行不符合公民个人意愿”的行为。

那么是否意味着公民进行任何行为都不应该受到限制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公约第12条第3款提到,在满足公约中认可的其它权益相一致的条件下,公民的行动自由不应受到任何的限制,除以下特例外

(a)   法律给予相关的权限 (例如拘捕和监禁) ;

(b)   对于保护国家安全是有必要的;

(c)   对于保护公共秩序是有必要的;

(d)   对于保护公共健康、道德准则或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是有必要的。

就这个层面来看,政府目前提议的“强制检测”都与以上提到的 (b), (c) 及 (d) 条款情况有直接或者间接的联系。所以强制检测措施从宪法和国际公约的角度来看,具有一定的合法性。

侵权法(Torts)

从侵权法的角度,非法侵犯 (Battery) 和企图伤害(Assault) 的概念可能可以用来抗议政府的强制检测措施。

非法侵犯 Battery 

在澳洲泛指 蓄意或疏忽地,在有意识的前提下,与他人进行未经允许的,带有伤害或冒犯性质的接触。

强制检测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这项侵权行为的构成条件的。不过检测方也可以凭借普通法中的“必要性”这一概念进行抗辩。

小贴士:“必要性”评判标准通常没有明确的界限,法官需要就各方面因素来裁定强制检测是否是为了达到“遵循其它法律”或“保护免受其它伤害”的目的。

然而,如果检测方采用一些 “无须实际接触” 的设备,就可能无法满足“非法侵犯”的构成要件。那么当事人接下来可能需要尝试利用“企图伤害”的概念来支持他们的立场。

企图伤害 Assault

不要求双方有实际接触,只要求证明实施检测方有意图进行未经允许的接触,且该意图已经被对方感知

除此之外,强制检测还可能会引起的争论是“要求公民在未获得其同意的前提下,必须停留在/被转移到指定地点进行检测”是否会触犯侵权法中非法拘禁(False Imprisonment) 的概念。由于这和宪法中的行动自由权有着紧密的关系,所以检测方的辩护理由很大程度上需要取决于法律赋予其的执行权力。

其他现行法例

2020年3月18日,针对当下疫情,总督按联邦法 – 生物安全法 Biosecurity Act 2015宣布了人类生物安全紧急情况。法律也赋予了卫生部长在紧急情况期间发布指示和制约某些行为的权力以抗击疫情。

例如:设置规范或限制人员、货物或运输工具的流动、要求疏散或关闭相关场所。这就是澳洲旅游禁令的法律来源。目前,该紧急情况的期限已被延长至9月中旬。

尽管权力范围广泛,卫生部长仍不得对个人强加某些义务,例如要求对他们进行身体检测。不过联邦首席医学官或生物安全官员可以针对疑似的患者下达人类生物安全控制命令,并批准采用此类措施。

除此之外,维州的 公众健康福祉法 Public Health and Wellbeing Act 2008也赋予了维州首席医学官相似的权力。首席医学官若认为某个市民是疑似案例时,即可勒令该市民强制检测。违令者最高罚款可高达九千多甚至会被行政拘留72小时以便进行检测。

公司要求员工检测

在维州第二波疫情出现的同时,很多工作的性质是无法宅家办工的。只要公司的要求合理的,公司就可以强制员工进行检测。因为在现行劳工法中,老板确实有责任保障员工的健康和工作环境的卫生,同时也可以鼓励员工多洗手和保持人与人的空间距离。

结语

强制检测目前存在的最大的法律问题可能就是这项措施没有受到 法律赋予权限 的直接正名。但新冠疫情无疑已经超越了个人问题,而上升到了国家和公共利益的层面。当然,没有法律的明文规定这一点很有可能会导致一些激进人士在这方面对于政府提议实行强制检测进行挑战和抗议。所以在我们看来,这个问题随着疫情的持续发展,很有可能会被上交到立法部门由其作出一个更加综合的分析和考量,从而决定是否应该通过临时的紧急法案来推进政府的 强硬抗疫措施

综合以上内容,大家可以充分了解到 “强制检测” 的相关问题,其实检测方和被检测方的立场在法律层面上都还存有不确定性。最终无论哪一方的立场成为主流,如果疫情迟迟无法受控,可能这个难题始终都会被迫提交到国会甚至法庭裁决。欢迎大家联系我们分享您的看法。

不知道各位听众又支持哪一方的立场呢?

欢迎大家联系我们分享您的看法。

精彩回顾

免责声明

此文章只是作为一般性信息的参考并不适用于阅读者的个案。阅读者不应在没有咨询任何澳洲持牌律师的建议之下, 依赖本文信息而做出任何的法律决定。富文律师行在此声明,参考此文章的阅读者并不构成委托人关系,所以富文律师行也不承担任何因依赖本文而导致的任何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