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工作环境真的安全吗?

大家也许都清楚,澳洲对人权的保护非常重视。那么在工作,到底一个什么样的的工作环境,才是安全且没有风险的呢? 

之前我们讲过工伤保险(点击回顾哦),这次我们就继续来好好聊一聊工作场所的那些安全问题。本文会提供几个澳洲华人常见的行业(e.g,建筑、工厂、零售等)相关案例,给予雇主一些对于这个职责的基本了解。

 

 相关法案 

 

一个安全且没有健康风险的工作环境,不仅可以提高雇员的工作效率,更可以让雇主避免一下不必要的矛盾。在澳洲,相关的法律条文包括,2004年颁布的《职业健康和安全法案》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Act 2004, OHS法案);2017年颁布的《公共安全条例指南》(Equipment (Public Safety) Regulations 2017)2013年颁布的《工作场所伤害康复和赔偿法》(Workplace Injury Rehabilitation and Compensation Act 2013)等。

 

其中,2004 年颁布的《职业健康和安全法案》(OHS法案)的第 3 部分就规定了雇主、个体经营者、雇员、设计师、制造商、供应商和其他责任人的一般职业健康和安全(OHS) 职责。

 

这些职责主要规定了雇主应该在合理可行的范围内,给雇员提供并维护一个安全且没有健康风险的工作环境如果工伤涉及死亡、爆炸、严重人身伤害、或者需要48小时内接受医疗、住院或者立即接受治疗的(截肢、身体功能丧失、严重头、眼、脊柱损伤或者严重撕裂伤等),雇主有义务向worksafe报告。 同时,按照《职业健康与安全法》第39 条规定,雇主需要保护事故现场,确保现场不被破坏。

案例解析:

2016年有一家印刷公司A,其雇员被正在工作的缝合器伤到。事发后,雇主并未通知WorkSafe且马上对缝合器进行了修改。随后,雇主被控未能提供一个安全的生产环境;未能将意外及时通知WorkSafe;以及未能及时保护事故现场A公司随后被罚款$15,000澳元。

 工作环境中的

身体健康  

 

建筑工地

 

案例解析:

P是一家住宅建筑公司,S先生是其公司董事。2016年,某工人在高空进行渲染工作时,由于脚底下的木板未完全固定,且周围没有边缘和坠落保护,最后该工人从3.2米的高空坠落造成重伤。此案中,由于S其实了解风险,但最后未能确保在任务开始前进行有效控制降低雇员受伤风险(例如:安装了被动防坠落装置),所以S最后被判处250,000 澳元的罚款。

 

 

  

 食品加工场地

 

案例解析:

还有一个案例是一家从事食品和零售行业的公司CM2019年,其雇主观察到一名没有工作许可证的员工正在使用叉车搬运一个托盘,却并未阻止。托盘上是一个240升的垃圾箱和另一名员工。很明显,这位员工很有可能会从托盘上跌落从而有受伤的风险。虽然最后没有人受伤,但是这名雇主还是被处以$8000的罚款。原因是他没有维护其建立的工作安全规定,即限制人员站立在叉车上,以及限制非专业叉车人员操作叉车搬运货物。

生命诚可贵!雇主应该时刻注意并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不然无论最后是否有雇员受伤,都可能会面临巨额罚款!

 

 

 工作环境中的

心理健康  

安全的工作环境,并不一定是指身体上的,维护雇员心理上的健康,也是雇主应尽的责任。所以,OHS法案规定,雇主应该确保公司内,无论雇主对雇员,或是雇员对雇员,都没有任何的身体、言语的欺凌行为。因为工作场所的欺凌会让员工面临健康和安全风险,包括压力、焦虑、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抑郁症。

 

 

 案例解析:

几年前,M公司的总经理就曾从事了一系列针对员工的欺凌行为,例如言语恐吓,使用歧视、贬低的言语,甚至是推搡。之后,经过WorkSafe检查员调查,该公司由于未能确保工作场所中没有欺凌行为,也没有防欺凌的政策和规定,公司总经理被判处罚款$19,250 元。

欺凌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雇主不但应该以训诫为由,过分欺凌,也更应该实施防欺凌政策来消除欺凌行为的可能。

 

 

 违反工作场所安全法律的相关赔偿  

 

那么,一旦雇主被发现违反OHS法案,后续又是怎么样的程序呢?

 

2013 年颁布的工作场所伤害康复和赔偿法案(WIRC法案)规定了维州雇主在工人受伤时需要承担的责任。华人雇主们比较容易忽略的就是该法案第73条规定,即雇主在收到雇员索赔之后的10天内,必须向维多利亚州工作保障局(VictorianWorkCover Authority)提交关于雇员的索赔要求和医疗证明

 

 

案例解析:

2016 7 月,一名工人从脚手架上摔下,背部受伤。该工人没有返回工作岗位,并向雇主L提交了一份工作保险索赔。该工人随后直接向WorkCover提交了索赔,因为L在收到索赔后的十天内没有向工作保障局提交相关文件L也未能为工人提供合适的就业机会,也未能计划工人重返工作岗位L被要求参加WorkSafe OHS Essentials Program,并向法院基金支付总额为$3748的罚款。

 

一般来说,工伤赔偿的整个索赔过程中,都是WorkSafe这一政府组织负责,其中包括临床医生和独立法医。但是,一旦雇员受到虐待、威胁或其他与工作有关的暴力事件,雇员可以选择报警让警方介入调查。警方会对工作场所进行事故调查。调查一般包括收集信息、调查起因、评估公司的风险控制措施是否有效。

如果您在职场中遇到与工伤相关的法律问题,欢迎咨询我们富文律师行经验丰富的律师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