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cn(03) 9590 6808
·
[email protected]
·
Mon - Fri 9.00am - 5.30pm
GET IN TOUCH

澳洲法医史上的冤案– 母亲被误判杀了自己的孩子!

前言

相信大家都或多或少的通过电视剧或其他影视作品了解过 法医学,法医证据一般都是影视作品中侦破案件的关键,但法医证据真的那么神奇那么重要吗?其实,一度被认为非常可靠的法医学领域,也可能使用着不可靠或未经验证的技术,而且不同的从业者之间,对于证据的鉴定也大为不同。

今天和大家介绍一个澳洲法医学界的名案: 张伯伦案(the Chamberlain case),该案件是澳洲最出名的刑事案件之一。其一波三折的发展使该事件在最后被翻拍成了电影(由梅姨(Meryl Streep)主演的电影《暗夜哭声》)。电影中的一句“the dingo ate my baby”也成了当时广为流传的一句话。

 

从终身监禁到无罪释放,一切都取决于法医的证据。

事件背景

1980年8月,张伯伦一家从昆士兰北部出发,去往北领地著名的乌鲁鲁岩(红石头)露营。在8月17日的夜晚,母亲Linda发现自己仅9周大的女儿从帐篷消失了

张伯伦夫妇立刻报了警,母亲Linda告诉警方一只野狗叼走了我的孩子。警方与周围的游客和当地居民一起展开了搜寻。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大家的心里都清楚,孩子基本没有了生还的可能性。

一周后,在距离营地不远处,找到了沾血的婴儿连体裤,被撕成碎片的尿布和袜子。值得一提的是,连体裤的领口有大量血迹,左侧袖子有大量破损。但并没有发现尸体和孩子的白色针织外衣。

一审判决

然而对于失去了孩子的张伯伦夫妇而言,他们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尽管最初调查结果认定是野狗叼走了孩子。但在澳洲民众眼中,婴儿被野狗叼走是一件十分荒诞的事。无论是澳洲的媒体还是群众都对张伯伦夫妇充满了怀疑和指责。大多数人都认为孩子的死亡不是意外,而是夫妇二人的蓄意谋杀。

法医Dr Brown不满调查结果。带着证物找到了法医专家Professor Cameron。在庭审中Dr Brown的法医团队指出他们曾经做过一系列实验证明野狗吃肉时对外包物所造成的咬痕与婴儿连体裤上的不同,连体裤上痕迹更像是人为利器所致。并且在连体裤上并没有发现野狗的唾液残留。

其次,本次庭审中最重要的证据来自张伯伦夫妇去旅游时驾驶的黄色小汽车。检测结果显示,车内有多处血迹,前座、脚垫、座椅、相机包的拉链上以及在司机的脚刹处发现喷射状的血迹。依靠法医证据检方认为Linda在车内杀死她的女儿,然后与丈夫处理了尸体。

在1982年9月29日,陪审团判决Linda有罪,判处终身监禁。入狱后Linda多次上诉均被拒绝。

惊人反转

此案在1986年1月底又出现了惊人的反转。乌鲁鲁警方在搜查另一起事件时居然在一个野狗窝里发现了那件唯一丢失的白色婴儿针织外衣。针织外衣上发现了野狗的唾液以及数根犬类的毛发

随着新证据浮出水面,1986年5月,由法官Trevor Morling所领导的皇家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开始调查取证。于1987年5月22日,由法官Trevor Morling发表了一份分析报告。最终结果显示当时的法医证据存在严重缺陷,经过检测车内并没有发现Linda女儿的血迹!甚至一些所谓的 “血迹” 只是一些奶昔或饮料的残留物而已。最终于1988年9月15日,北领地撤销了对夫妇二人的所有判决。并在1992年支付了Linda 130万的赔偿金。

法医证据

法医证据真的如我们所想的那么靠谱吗?在许多电视剧中法医证据都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但现实其实大相径庭。

约翰·J·伦蒂尼(John J. Lentini)曾在《火灾调查的科学流程》(Scientific Protocols for Fire Investigation)中写道:

火灾调查领域其实并没有那么靠谱。约翰总共参加过2000多次火灾调查,其中有一次,他向身边的年轻调查员问:“旁边那块焚烧的痕迹说明了什么?

 

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什么都说明不了”。但很多时候,调查人员会发现并不存在的规律,他们认为某些痕迹表示火曾经烧得“较快”或“较慢”,其实只要一张长椅或一张床烧到某个温度后,就说不清起火的原因了。许多所谓的‘科学’分析都充斥着主观的分析与观点。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JDI法医中心的艾提尔·德罗尔(Itiel Dror)和同事在2011年的《科学与司法》(Science and Justice)杂志上曾写道:我们要求17名北美的DNA专家对一起已经判决的刑事案件做数据分析,结果他们得出的结论不尽相同。”

一项美国的调查显示,在225起误判的案件中52%的案件存在不可靠的法医证据。许多无辜的人因为这些法医证据含冤入狱。维多利亚上诉法院院长(President of the Victorian Court of Appeal)Chris Maxwell法官曾在报道中指出:

“With the exception of DNA, no other area of forensic science has been shown to be able reliably to connect a particular sample with a particular crime scene or perpetrator.”

结语

我们律所也处理过许多刑事案件,我们发现许多人对法医证据都有着莫名的信任与重视。但其实法医证据并没有我们在电视剧中看到那么神奇,随着科技的发展许多法医证据中存在的缺陷也渐渐的浮出水面。在面对警方的指控时,请及时咨询律师,警方提供的证据有时并没有那么可靠。如果您想了解更多法律知识,请关注我们微信公众号,我们每周都会与大家分享一些法律小知识。

长按二维码联系我们客服

免责声明

此文章只是作为一般性信息的参考并不适用于阅读者的个案。阅读者不应在没有咨询任何澳洲持牌律师的建议之下, 依赖本文信息而做出任何的法律决定。富文律师行在此声明,参考此文章的阅读者并不构成委托人关系,所以富文律师行也不承担任何因依赖本文而导致的任何损失。

富文团队

Wendy Wang

首席律师

Nick Zheng

精英律师

Hao Qian

精英律师

Fumens Lawyers 富文律师行

致电:03 8555 9205   

传真:  03 8080 3247

邮箱:[email protected]

官网:www.fumens.com.au

往期回顾

公司强制员工打疫苗合法吗?    

维州几度封城  — 暂停营业的商家是否可以向保险公司索赔?    

【今日说“法”】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吴亦凡这口“瓜”引申出了多少法律问题!    

“原创被抄袭了怎么办?”大数据时代,在澳洲如何保护自身的著作权?你准备好了吗?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Fumens Lawyers 富文律师行

Related Posts